2009年云南省公务员考试《申论》真题

云南公务员考试网2013-01-20 13:25:14 |  点击:

>>> 2009年云南省公务员考试《申论》真题参考答案 

  

一、注意事项

1. 申论考试是对考生阅读理解能力、综合分析能力、提出和解决问题能力、文字表达能力的综合测试。

2. 作答参考时限:阅读材料40分钟,作答110分钟。

3. 仔细阅读所给材料,按照后面提出的“申论要求”依次作答。

4. 试卷满分100分,考试时间150分钟。

二、给定材料

【材料一】

从2008年8月12日起,北京、天津、杭州、深圳作为第一批试点城市,率先启用2002式机动车号牌。个性化车牌一经推出,立即受到有车一族的热烈追捧,不少人连夜排队,选择自己喜爱的号码。

公安部、北京市公安局和天津交管局等单位就这次新车牌申领改革进行了探讨,并预言个性化车牌有可能推动汽车市场的繁荣,加快轿车家庭化的步伐。

新中国成立后,机动车号牌的发放方式大致经历了按序发放、电脑选号这两个阶段,其中持续时间最长的是按顺序排号发放,大概从新中国成立初期一直沿用到90年代后期,这种发放方式在80年代后期因为吉祥号的出现引发了很大的矛盾。

公安部:改革开放以后,百姓可以买车了,都想给自己的爱车选个好号码,比如6、8、168等,这种趋势从广东逐步延伸到全国各地,这给我们车辆管理带来巨大的压力。

北京市公安局:因为号牌都掌握在民警手里,发给谁,民警说了算,因此不少人托人情、找关系要牌号,交管局、车管所领导对此也很无奈。

北京市车管所:有些群众直接说拿个尾号是8的,给500、1000元,最高甚至炒到四五万元。比如有一个新加坡籍先生,因拿到尾号为4号的号牌,从上午10时半到12时半,一直在大骂。

整天被熟人围着,整天接无数个要号牌的电话,一方面是车管部门的有苦难言,一方面却是老百姓的不满意。有群众反映说,为了弄到好的车号牌,还得拉关系再去花钱,这样无形中给管理部门制造出腐败的机会。

正是为了解决车管部门和群众之间因为车牌号码而产生的矛盾,北京、天津等很多城市采取了电脑选号的方式,就是把50个或者100个号牌为一段,输入微机,群众当场随机抽取。新推行的2002式车号牌,同样是微机管理,但因为组合方式多,允许车主自行选择编排车号,可以充分体现车主的个性特点。

北京市公安局:这在管理上是一个进步,既堵塞了号牌发放的个人主观随意性,同时,又满足了车主的爱好需求。

有群众说,这好像给人更多选择空间,自由度更高一点,具有趣味性在里面,更多地尊重了老百姓选择的权利。这个看似简单的办法,却圆了爱车族的个性梦。

每一次换发牌照都和车辆的增容有关系,目前,中国机动车保有量正以每年15%左右的速度迅猛增长。截止到去年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已经达到了7398万辆,北京市的机动车保有量为182万辆。

北京市公安局:今天2002号牌资源扩大到了3600万,而北京城现在才182万辆车,要发展许多年才到3600万,是完全可以满足需要的。

由此可见,公安部这次换发新的机动车牌照是充分考虑到了老百姓的购车需求。事实上,目前在全国很多城市,汽车交易十分。以北京的一家汽车交易市场为例,7年前这个市场刚开业时,一年的汽车销量为1万辆,现在一年的销量是5万辆。

今年汽车销量从1月开始一直保持着较高的数量。一位购车者说:没想到车市这么火,我想买辆帕萨特轿车,现在马上交定金也要3个月后才能提车。据了解,目前北京汽车市场上私车的购买量已经超过了公车,占整个汽车销量的60%。从北京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看,个人比例更高,去年在80%左右,今年在90%以上,可以说绝大多数在市场买车的人都是私车消费者。

正因为私人购车者的大量增加,使得他们对汽车销售及管理部门的服务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期望:一个是快捷,一个是服务好。

8月12日这一天,4个城市的新车主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选择车牌,这对很多的消费者来说还是第一次。

天津市交管局武局长:这些所谓的好号、吉祥号,过去大部分都是通过关系,通过找领导,找我们管理部门的一些同志办出去的,这种新的车牌申领方式体现了公开、公平、公正的基本原则。以前,为了要一个好号,一天至少有十几个电话打来,车管所所长压力比我的更大,为了躲避关系户要所谓的好号、吉祥号,晚上连家都不敢回。

《经济日报》“汽车天地”周刊的主任张恒:这实际上是一种车牌价值、地位的一种回归。应该说车牌以前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识别标志。但是由于它变成了一种紧缺资源,因为它所谓的吉祥号是有限的,这样它就已经异化成为另外一种东西,已经不仅是一个标志,而且变成一种象征,一种身份、能力、地位的象征。

车牌申领的这种改革过程和汽车发展之间存在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武局长:车牌申领个性化的实施,肯定会极大地推动小汽车走进家庭,也就是说我们机动车的增长速度将会加快,特别是私人拥有小汽车的速度将会加快,我们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张恒:我认为城市的汽车容量应该是一个动态的概念,80年代或者是90年代初北京70、80万辆机动车也已经接近饱和了,但是随着城市的发展、道路的增加,现在180万辆机动车容量已经远远超出了当时的汽车容量,而现在的交通状况与当时相比还有所改善。现在车牌的改革至少从一个方面给我们提供了发展小汽车的空间。

责任编辑(ynoffcn)

分享
相关文章推荐